心一跳,爱煎熬

心一跳,爱煎熬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一边听一边点头,梁歆深知要是这次又被拍到照片,april这个新一代玉女掌门人的光环就再也戴不牢了!还会连累所有正在洽谈的广告代言见财化水!!!....

点击展开

独自一人徒步在通往观海长堤的高速公路上,梁歆越走越不对劲,于是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姐姐。

姐姐接起后语气疲惫地说:“小歆,你回来就好,我也累了。”

梁歆正想回应,突然间四周狂风大作下起暴雨来,姐姐那边也断了线,她预感到不好了,猛地回头一看,姐姐驾着银白色的车子从身边急驶而过冲进飘泼的雨幕里。

她大声叫喊姐姐,连行李箱也不要了飞奔追去,却看到那辆车以极速一下撞烂了围栏,翻落十几米深的崖下掉进风急浪涌的海里!她惊得极力呼喊:“姐姐——”

“姐姐!”梁歆听见自己撕心裂肺的喊声后一下子扎醒,霍地坐起身!

瞪大眼睛捂着剧跳的心房,直到手背上“啪嗒”砸落一大滴泪珠,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做恶梦了!

梦的真是惨痛又真切,竟像是她亲历了姐姐轻生的情境一般!太过震憾!

她掀被下床,顾不上穿拖鞋,赤着脚奔到电脑桌前,颤着手找来藏在笔筒里的钥匙,打开抽屉的锁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倒了里面的几本旧软皮抄出来,这些全是七年来姐姐写下的日记,她泪眼朦胧地翻动它们。

——今天是百日祭,姐姐报了这个梦给她,是提醒她不要忘了报仇雪恨啊!

“铃!铃!!铃!!!”手机铃声催命般响彻!!!

梁歆一怔,所有的神思瞬间回拢,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回到床边坐下,从床头柜上抄来手机看看,时间是凌晨三点!而屏幕上大大的来电号码是顶头上司,星汇国际娱乐有限公司中国华南区域总裁金玲的!

意识到有紧急任务,她不敢怠慢,指尖一划接听键,沉声道:“金总。”

“梁歆!你快到鹭江码头去捞人!april又出大事了!狗仔队将她和金主海陆空团团困在游艇里出不去!!!”金玲在电话那边扯大嗓门骂:“他妈的!我才去b市处理急事她就给我弄出个大头佛!看我以后怎么收拾她!我已经派车去接你,赶紧想办法去摆平事情!这可是关乎到你能否过见习期的考核点啊!”

劈里啪啦一气说完挂线,金玲并没留给梁歆说话的余地。

深呼吸,梁歆强迫自己振作精神,在五分钟内换上一身行政装,拎上小包冲下楼,跑到小区门口,飞快登上早已赶来接载的大型商务车,风驰电掣地往鹭江码头赶去。

身为公关部的见习行政助理,梁歆早被金玲训练成效率高企的骨干了,所以一上车子她第一时间要下属们拉好窗帘,然后听他们讲述详情。

原来,几个小时前,april施计遣开贴身小保姆,私下和金主到游艇上“培育感情”!

一边听一边点头,梁歆深知要是这次又被拍到照片,april这个新一代玉女掌门人的光环就再也戴不牢了!还会连累所有正在洽谈的广告代言见财化水!!!

捞人方案,其实只有三板斧,梁歆淡定地吩咐造型师着手帮自己化妆。趁这空隙拿来金主的资料过目:顾西爵,男,30岁,锦盛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ceo……梁歆眼角一跳,没想到金主竟然是他!合上资料丢过一边去,不必再看了!脑子里自动浮出关于这男人的一切数据……当年只有十五岁的她初到美国,也许是空虚寂寞冷的原故,偶然在监护人女儿那里见到他的照片后便失心疯一样收集起他的所有资料,直到两三年前,他频繁跟内地女星闹绯闻为止……停!命令自己刹停回忆,抓紧时间向各下属传达解围方案,刚说完,司机便按照她的指令,将商务车悄然停在码头偏远的暗角处。

妆容造型恰好弄完,梁歆接过镜子照一照,一身刻板的黑白行政衣裙,绾起的头发扎个发髻别在脑后,鼻梁上架了一副大黑框眼镜,还粘上一颗丑丑的大黑痣在唇角上方,以吸引眼球的辩识度。

满意地对造型师点头,她伸手掀开窗帘一角向码头张望,shit!所谓的海陆空团团围困真不是夸大其词!

只见十几艘大小渔船密不透风地迫围一艘奢华的白色大型游艇在靠岸处,岸堤更是不用说的无数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长枪短炮装备对准了游艇,至于空中,她瞄到极具专业素质、为求拍到真图不惜牺牲的某些狗仔竟攀爬到一处吊机臂上企图占领拍摄优势!

好吧!360度无死角!对他们真心佩服到五体投地!

“紧记,要按说我的做!”她回过头再次叮嘱,再一摆手:“go!”

和造型师迅速下车,她们俩在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下属护卫下,疾迅朝游艇走过去。

要在拥挤人群里生生劈出一条夹道不容易,很快,那些闪光灯对准了入侵的她们,一支支唛头争相抢举到面前,幸好在孔武有力的四男奋力护航下,她们俩才得以快速登上游艇。

对艇上的保镖亮亮工卡表明身份,梁歆只身来到客舱前敲了敲门,里面很快拉开一条门缝,用纱巾蒙脸的一颗脑袋晃了晃,才伸出一只镶了美甲的手将她扯进门。

梁歆皱眉盯住拉下蒙头纱巾、露出清丽脱俗娇脸的april,但是april却对她撇撇唇,径直走到沙发大喇喇地坐下并跷起二郎腿,还抄起茶几上的酒杯一灌而尽。

站在原处不动,她望到april那原本顺滑的栗色梨花头已变凌乱不堪,身上的比坚尼一条肩带裂了垂下乱晃,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被人生生撕裂的!

眼前这女子,哪还有半点玉女形象可言?

察觉到梁歆神色严峻,april轻佻地挑眉:“出来玩嘛当然会疯点,衣裙被爵少撕了!”

梁歆没好气地转开眼扫视四周:“顾总呢?”

“我在。”一把冷沉的男性嗓音从我身后响起。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