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重生的衙内

低调重生的衙内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砰”莽汉直挺挺的倒下,砸在墨清身上,本来在弥留边缘的墨清被砸得一激灵,反而意识清醒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他的边上坐着一个人,他很熟悉到骨子里的人,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顾飞扬,可是他来得太迟了,他快死了。墨清遗憾的想。....

点击展开

“墨清,到你了,赶紧上场,给我好好表现,今天来的客人很尊贵,要是你打的好,客人一高兴就有可能买下你,你就自由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根皮鞭对着一个被装在笼子里面消瘦的青年男子说道。

墨清垂下眼睑,外面的一切已经影响不到他,为了活着他必须时刻保存体力,现在的后果是他自己自找的,他不怨别人,身为根红苗正的红三代,别的本事没有这点担当还是有的,他只怨年少轻狂的自己有没有给家族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毕竟他欠了地下赌局一个亿美金,就算家族用势力强行打掉这一犯罪窝点,也留下了政敌攻克的借口,他被逐出家族只是家族方面的妥协,家族肯定用其它的政治利益来交换了他的生命。

墨清被家族送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毕竟他曾是墨家最受期待的一个孩子,无论何时何地墨家都希望他过得好,可惜他自己并没有明白,他听闻拉斯维加斯地下赌城疯狂刺激,心里只想见识一下,在国内该玩的他已经玩过了,这种以命搏命的赌局是他没有参与过的。没曾想刚来到赌城不久,他就被人敲了闷棍,被送到了地下博弈场,他再也没有那浓浓的好奇心,只想在这血腥的搏斗中活下来,只有活下来,他才有希望回到祖国,看看年迈的爷爷怀着这样的信念,他不记得经历了几次生死博斗,他一生没吃过什么苦,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每一次都以为要死在那小小的博弈场上了,只能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他每次都侥幸的活过来了,而且还掌握了一些保命的技巧,每一次搏杀他都努力吸取经验,这要是让得知他每次军训他都吊儿郎当参加的父亲知道了,肯定是诧异万分,他现在是万分后悔,早知道有一天会被卖到博弈场,他一定好好练习本领,总好过这种今天不知道明天的日子,他只是想不明白,他已经被弄到这里两个月了,为什么家族还是没有人来解救他,是真的已经放弃他了吗,他不敢这样想,一旦这样想了他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这样无休止的搏斗,总有一天会是他的坟墓,他只能够在心里安慰自己,家族只是还没有找到他而已,也许只是认为他被绑架了,或者被关了。

墨清被带到不足50个平方的博弈台,对手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墨清心一紧,对方充足有力的臂膀,爆发的胸肌,无一不证实对方是一个练家子,连这样的对手都能够弄来,他对这个地下赌博场更加的忌讳了,这些都是不打紧,他知道今天遇到劲敌了,现在最要想的是要活下来。

墨清知道这样的狠角色他只能够被动迎敌,他没有太多博弈的技巧,也不会借力打力,但是多次的博弈战斗,让他明白对手肯定是瞧不起他的,把他当做小绵羊一样戏耍,他不在乎示弱,因为爷爷曾经说过,适当的退让是为了更好的围剿,以前他一点也不明白这句话,没想到在这生死的一刻完全的明白了。

墨清不停的游走,不和对方有太多的正面交锋,对方也是个狠角色,而且如墨清所想的一样,是个莽夫,大开大合的直来直往,尽管并没有多少砸在墨清身上,墨清都觉的肋骨断了两根,扎进了肉里面,生硬的疼痛,为了转移注意力,墨清只能够努力攻击莽夫的下盘。

莽夫很兴奋,娘希匹的,这个杂毛小子终于肯还手了,总算有点味道了,他发出高亢的一身吼,引得台下面掌声如雷,一拳一往无前的往墨清的胸前打去,墨清眼一缩,这拳来得太快,他避无可避,只能够拼尽全身力气功往莽汉的胯下,这个地方要是疼起来绝对最要人命的,这是他上次巧合的杀了一个黄毛鬼之后得出的经验。果然莽汉疼得跳起脚,顾不得乘胜追击,下面的观众也爆发出阵阵的尖叫声,墨清也不好受,喷出一大口鲜血,胸间的肋骨肯定又断了几根,大汉疼得跳脚,可是墨清已经久经生死考验,深刻的懂得称他病要他命的精髓,一个撩阴脚紧跟而上,再次踢中了大汉的阴部,大汉反手一个浮空拳,正中墨清的下颚,墨清只觉得下巴一声响,牙齿不知道掉了几颗,本来帅呆的脸庞陡然浮肿起来,来不及抹走额头的汗,墨清挥拳袭向大汉的眼镜,碰的一声,大汉往后退了三四步,蹭蹭蹭的声音让墨清有些胆寒,不过现在可不是分神的时候,他没有大汉那么好的体力,现在他两个腿发软,手更在打颤,而且全身疼痛,但是这些他都忽视了,因为他要活下去,要回他的祖国看一看,哪怕只是一眼,他也会满足的,他从来不知道他是这样的爱国,从来不知道有一天他会后悔自己不学无术,但,就算如此,他也从来没有求过绕,他尽管窝囊,尽管无能,尽管曾经纨绔的不可救药,但是他从来没有做过孬种,宁可站着生,绝不坐着死。墨清发出一声低吼,一口咬住莽汉的脖子,只觉得咬住了一块硬铁,使劲的往外撕扯,莽汉一声痛呼,不停的用手拐捶打墨清的胸部,不停地拍打使墨清痛得渐渐视觉模糊,但是他坚信自己咬到了大动脉,果然不一会儿就喝到了腥甜的鲜血味道,他一定也不陌生,因为他还喝过自己的血,他不敢张开口,好不容易赚来的局面,要不是对方是一个莽汉,脑子转不过弯那种,他不一定有这种机会,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也许就是他自己的命。他快速的用喉咙吞吐着鲜血。大汉疼的极了,又失血过多,爆发了全身的力气,一拳正中墨清的胸口,墨清迫不得已松开大汉,被打飞几米远,栽倒在地下,墨清看着大汉摇摇晃晃的向他走来,苦笑一声,看来今天得交代在这里了,因为他感觉不到一点力气,就算挪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在这一等死的时刻,他想起了青梅竹马的姑娘燕燕,他这一辈子对不起很多人,但是最对不起的应该就是她了。

大汉走到墨清面前咧嘴一笑,右手握紧,带着一望无际的趋势快速的砸向墨清,墨清闭上眼,自从被卖到这里,他早就有死亡的觉悟,他害怕死亡,但是比起死亡更贵重的是尊严,所以无论要在这博弈台上打多少次,他也不曾向家里求救,不曾说过他是墨家的一份子。墨清觉得死亡前他的心是宁静的,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妞也玩过了,数都数不清,虽然没有一个妞真的让他放在了心上,车也快过了,极品跑车都开过好几十辆,别墅也住过了,吃的尽是别人工作一辈子还不够他一餐的极品美食。唯一遗憾的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爷爷和父亲的表扬,其实纸醉金迷的生活也特没意思吧。也许还不如当时读清华大学时那个吃着家里烙饼仍然带着憨厚笑容朴实少年幸福吧。

“砰”莽汉直挺挺的倒下,砸在墨清身上,本来在弥留边缘的墨清被砸得一激灵,反而意识清醒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他的边上坐着一个人,他很熟悉到骨子里的人,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顾飞扬,可是他来得太迟了,他快死了。墨清遗憾的想。

“不要告诉我的父亲和爷爷,飞扬”墨清艰难的道

“当然不会了,不过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爷爷了,他老人家病危了,一大把年纪了总是不死,不是让我们这些人永远没有出头之地吗?”顾飞扬嚣张的笑道“飞扬,为什么?”墨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顾飞扬今天过来不是来救他的,而是来要他命的。

“你真是傻得可怜,你当初差一点就改邪归正了,知道是什么让你又陷下去的吗?我,我的任务就是让你堕落,那里知道你居然为了儿女情长要去参军。真让你去了,那里纪律严明,你又不是付不起来的阿斗,难道让你和何家联姻吗,让你们家族永远永远的挡在前面吗,或者让你成长起来成为我们家的绊脚石吗?”顾飞扬轻声的带着讽刺的道墨清明白了,但是他不怪他,政治从来就是你死我活的,他输了,只怪经不起诱惑,糖衣炮弹总是让人堕落,其实这辈子他已经比很多人都幸福了,站在了别人努力一辈子都达不到的起点,别人针对他,只是因为他有让别人针对的资本。

顾飞扬看到墨清并不怨恨的双眼,心里恨到,死到临头了还在装清高,“哎呀,也是,反正你要死了,我就再给你说说吧,你父亲马上就要调离省长职位了,知道为什么吗,他牵涉到了一桩贪污案里面,也就是你那个并不被家族承认的私生子大哥的母亲,不知道怎么的就贪污了大量的金钱,等到你家老爷子死了,你大伯,二伯就都会远离权利中心,谁叫你家大树倒了,而你的对头张家老爷子还活得好好的,知道接任你父亲职位的是谁吗,是我爸爸。想不到吧,哈哈,人家张家少爷这一招釜底抽薪就玩得不错。”

墨清听完就死了,死前浓浓的担心围绕着他,他的大伯二伯有什么错,心理面只有祖国的大伯二伯,一心扑在建设新中国的父亲,难道爷爷一死,家真的会树倒猢狲散吗?

顾飞扬看到墨清合上的双眼,心道“算你好运,不过你就算到死也不会知道是我把你卖到这里的,不过他也怕别人查出来,墨家就算老爷子死了,也是百年大世家,能够几经风雨不倒也是有他的底蕴在的。”

墨清从黑暗中爬起来,一声的冷汗,当时他满脑子担心,没想到再次醒来却成了一个婴儿,他以为重生投胎了,只能够在心里对着他敬爱的爷爷说声抱歉了,没在奈何桥上等他,不过久了也就知道了,他重生回到了小时候,爷爷还是爷爷,妈妈还是妈妈,只不过改革开放刚刚不久。

而他重回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岁了,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阴影缠绕,他只要一睡着了就梦见前世死亡的那一刻。张跃,顾飞扬他会记得他们的,这一世绝对不让他们有机会毁了自己。时常睡不好,墨清也没有办法,只能够醒来在房间练习前世在军训时候学习的军体拳,压腿等等。不过明天还有一场大事要发生,他那个私生子哥哥要回家了。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