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不爽之强妃记录帖

妃常不爽之强妃记录帖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雕花木床上突然坐起来一个女子,她抖了抖身体,下意识双手抱胸,自言自语,“哪来的少男少女这么开放,居然跑到我梦里来快活儿?” ....

点击展开

“欢儿,快点快点,大鱼游过来啦。”

“哪里哪里?哇,好大的鱼儿,我要喂它吃得饱饱的。”

“那我呢,我也想吃得饱饱的。”

“你?快放开我啦,要是让人看见多不好。”

“不放不放不放,我要这样抱着你一辈子。”

“讨厌!”

咦——

雕花木床上突然坐起来一个女子,她抖了抖身体,下意识双手抱胸,自言自语,“哪来的少男少女这么开放,居然跑到我梦里来快活儿?”

抖落一身鸡皮疙瘩的女子,倒下床去闭上眼,准备继续睡觉。不过,她很快就睁开了眼睛。闭目前她眼前遗留的画面是红色被褥。

“不对。”

她惊叫一声,再次坐起来,双眼四下扫过睡着的大床,红色被褥,白色方枕,粉色床缦,还有自己的衣服,竟然不是胸前印着一只超级大的黄色狗狗的睡裙!

“妈,妈,你在哪儿?我的妈!,啊——”女子惊慌的跳下床,在打开大门的时候,撞上了丫环。丫环手里端着铜盆,水全泼到了她身上,尔后掉到地上砰的一声脆响,格外刺耳。

她淋了一身,水洒了一地,丫环吓傻了。

“大小姐?!”

她紧紧紧紧皱着眉头,准备一呼而出的叫喊,硬生生被大小姐三个字镇住了。

“大小姐?!你?叫我大小姐?”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震惊的看向眼前吓得面我血色的少女。

少女大气不敢出,只是点头肯定。

她脑子里瞬间像是塞满了棉花了一样,透不过气。愣愣的想了片刻,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她不是真的昏倒,不过现在她也只能昏倒,也必须昏倒。鬼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一觉醒来变成这副模样,又身处异地,还做了别人的大小姐。

丫环大声呼叫,之后她被扶到床上躺好,紧接着,一个男人嘴里喊着女儿两个字来到床边,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手。

从男人哀伤中得知,她是伍家的大小姐,叫伍颜欢,五日后就要嫁给四王爷。当王妃,入皇族,受万人敬仰?!她还有一个哥哥,哥哥也在朝廷里当职。

想着自己明明在现代是个平凡的上班族,朝九晚五还兼职发小广告赚外块,养活多病的奶奶和下岗的妈妈。怎么就成了伍家的大小姐伍颜欢?

完蛋啦——

当房中再也没有人时,她焦急起床,仔仔细细的打量这个房间,虽奢华但她却是越发失落。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不停的叫唤,她烦恼的打开窗,冲着枝头上的鸟儿吼了几句,啪的一声,窗子再次关上。

“奶奶的,我一定是穿越的,而且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也就是说,我将会消失在美好的二十一世纪,进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国度。”

她哭丧着脸,捶胸顿足,嚎啕侯哭。

哭毕,她将凌乱的头发拨到脑后,深吸一口气,自我安慰,“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揉着太阳穴坐到梳妆台前,却在铜镜中看到一张陌生的脸,略为发白。

“啊——”她吓了一跳,整个人从凳子上弹跳起来。

房间内除了听到自己局促的呼吸,再无动静。渐渐的,揪紧的心脏慢慢放松,吐出一口气仔细想想。才发觉那镜子里的人就是自己。

她愣了愣,小心的走到铜镜前,里面出现了一张脸,依旧陌生。

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镜子里有了同样的动作,她再用力一掐,痛呼一声,镜子里又是同样的动作和表情。

“这是我?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从现开始,她被迫换一张脸皮子过伍颜欢的日子。

白天戴着面具过,早晚又要看镜了里别人的脸。伍颜欢撞墙的心都有。

一连两日,她闷闷不乐。

清晨,丫环梳好头,端着洗脸水出门,留下在镜前孤芳自赏的主子。几束秀发卷在脑后,以珠钗固定,即简单又大气,加上珠光微闪,还颇有几分贵气。她心里倒是满意。

熬到下午实在受不住了。去了父亲书房,父母俩聊了会儿天,她得到了更多的信息。为了解决烦闷她申请出府逛逛,伍老爷子疼女儿,让她换身男装,带上冬儿。

于是乎,伍颜欢高兴得撒开蹄子离开书房,一路大喊冬儿。

换了身男装离开伍府,她像只出了笼的小鸟,嘴角带着笑意。心下告诉自己,这古代,既来之则安之。

街上的确热闹得紧,来来往往人群以及商贩,各自忙碌着。不过,她的出现却也引起了不小的躁动。

路人甲道:“咦,这是哪家的公子,长得真漂亮。”

路人乙接话:“是呀,我在这条街卖了十年的杂货,还没见过这位公子,生得很。”

听着路人纷纷议论,伍颜欢有些错愕,但得人赞美她自然是高兴的。时不时朝路人点头微笑,算是感谢大家的称赞,也算打个照面了。

冬儿一路陪着,怕人多拥挤伤到她家的主子,便将她引到一另条人少的街道。伍颜欢看到一家玉器店,心下好奇,拐着冬儿进去。

店老板是个中年妇女,保养得不错,面白人净。又嘴甜,爱笑,热情的招呼伍颜欢。

“公子来得真是时候,小店刚进了一批新货,我给您全拿来,您慢慢挑。”店老板从身后的屉子里拿出一个托盘,放到伍颜欢的面前,各种精美玉器,亮瞎了伍颜欢的眼。

“好漂亮呀。”她拿了个通体润透的琢子戴到手上,越看越欢喜。

店老板一看她那娇柔的笑,含羞的目,就知道她是个女子。但并不点破,仍旧一口一个公子。

“少爷,这个玉佩也不错。”冬儿挑了个带红丝的玉佩,递给主子。

“不错不错。”伍颜欢颇颇点头,却放到冬儿的胸前试了试,“这个适合冬儿,冬儿戴起来一定很好看。”

冬儿赶紧推却,哪敢受这样的恩赐。

伍颜欢不便勉强,放下玉佩,却被另一个深绿色的玉环吸引了。心下欢喜,伸手去拿了。

“这个玉环不错。我要了。”

一锭银子放到桌上。却不是伍颜欢的,那个她看上的珏环也没在她的手里,而是有个“土匪”抢先一步,将她看上的玉环夺到手中。

她惊讶的转身看去,平视,噢,还是仰视吧,四十五度角刚好看到他的脸。浓眉,鹰目,挺鼻,刀削的下巴,肥瘦刚好,除了有点冷,还算是个相当不错的美男子。

伍颜欢不吃美男计,向对方伸出手。

男子无视,转身要走。店老板十分尴尬的无法开口。倒是伍颜欢喝了一声。

“公子夺人所爱,未免太不厚道了吧?”

那男子停下脚,回过头上下打量伍颜欢,冷声道:“公子身为男子,一脸女相例罢了,却还学着那妇人一样声音娇嫩,也太丢男子的脸了吧。最好赶紧缩回家去,省得丢人现眼。”

男子说完话,立放转身就走。

伍颜欢淡淡一笑,轻飘飘的说道:“好厉害的一张嘴,性如面色,暴躁,毒辣,目中无人。让人恶心作呕,见之避恐不及。最好赶紧缩回家去,省得丢人现眼。”

冬儿瞧着喵头不对,趁男子回头时又仔细辩认,最后惊了一下,扯了扯主子的袖子。可主子以为她是劝架的,根本就不理她。

那男子盯着伍颜欢,冷目中多了一几分憎恶。伍颜欢毫不退缩,迎接他的挑衅。最终,那男子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喂,那是我看上的玉环。”伍颜欢气得跺脚,可又无可奈何。

冬儿松了一口气,安抚着主子。

无趣的离开玉器店。冬儿小声的在主子耳边说了一句话。

“啊——”

听了冬儿的话,伍颜欢惨叫一声,震惊得无法合上嘴。

本来好好的心情逛个街,被冬儿一句话说得兴奋全无。原本想好好的斗一斗这古代的无赖,却不想,斗到了准新郎的头上。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碰到他?怎么这么倒霉?”

“小姐。”冬原儿安慰,“您不必太担心,您现在是男子身份,料想四王爷也不会想到。”

这么一说,伍颜欢倒是松了一口气,叹了一口气,“但愿吧。可是,我激动什么呀,我就那么渴望嫁给四王爷?才怪呢,这么一个无赖,又目中无人的人,我怎么可能嫁给她。”

“小姐。此地人多嘴杂,不必将此事声张。”冬儿顿了顿,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四王爷虽然身份尊贵,有财有势,但终究是个天煞孤星,小姐嫁过去实在是太委屈了。”

“天煞孤星?”伍颜欢愣住了。“冬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