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小说:蓝桥

男同小说:蓝桥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

点击展开

坐在16楼的办公室里,我看着窗外纷飞飘舞的雪花,不禁盘算起过年的事了。九儿前段时间已经告诉我,他今年会提早休假来北京,然后一起出去玩,或者去南方,或者去东北看冰灯滑雪。我也已经跟家里打了招呼,告诉他们春节我不回家过年了。妈妈有点不高兴,可是儿大不由娘,她在叹息之后,还是没有忘记叮嘱儿子,出门要小心,注意身体。

雪花漫天飘舞着,有不少已经积淀在窗框上了。我忙着手头的事情,希望过年以前都能有个了结,可以从容地去度假。这些天一直这么忙碌着,因为一个长长的春节假期,节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给九儿打过几个电话,但是都没有打通,也不知道他在疯什么。

下午,传达室的张老头给我送来一份九儿邮寄的特快专递。包裹里是一叠工作日志和两张软盘,九儿只写了三句话:“事关我的性命,请代为妥善藏于安全保密处。非本人当面索要不要相信任何人。”九儿他犯什么事情了,我一阵紧张。等同事们都走了后,我翻了一下那叠工作日志,尽是些流水帐,又打开两张软盘上的文件,天啊,原来是一个送礼后的清单,某年某日某时,给什么人送多少钱,办什么事情,记得清清楚楚。“这真是要命的玩意啊!”我飞快地浏览了所有的内容,好家伙,海滨市很多大官的名字都在上面啊。我看看手表,时间只有六点多,银行保险箱服务要到八点钟呢。我赶紧收拾好东西,匆匆下楼去。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有一个化名的私人保险箱,九儿的文件放在那里刚好。放好东西,我又给九儿打电话,还是没有人接。这家伙疯哪儿去了啊?是不是已经躲起来了啊!估计海滨市出了大案子了。九儿怎么会卷到这种事情中去呢?肚子很饿了,我找了个小餐馆坐下,点了两个炒菜。利用等上菜的时间,我给海滨市的铁哥们张月强打了电话,张月强是我大学的同届校友,做律师的,老爸是海滨市前任“二号人物”,消息灵通。

“老七啊,你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我正在外面吃饭呢。”张月强永远也改不了他的高嗓门。老七是我在大学时宿舍里的年龄排位,老同学都叫习惯了。

“听到一些海滨市的内部新闻,向你要详细内幕啊,哈哈。我也在吃饭,刚下班。”

“到底在北京,消息这么灵通啊!哈哈……你指哪方面啊?”

“海滨市最近是不是出经济大案了?市里的头头脑脑可能都不安稳了吧?”

“是的。哦,现在我正在和当事人谈一个案子,我回头给你打电话,九儿好象也有问题。”

“哦,好的,我等你电话。我这两天忽然联系不到九儿了。”

“哈哈,原来是找不到九儿才来找我这个侦探啊,呵呵。好象九儿也没有大事的,你先不要紧张。”

“好,那先这样。”

“回头给你电话,再见。”

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暂时放了放,我一高兴,就要了一瓶啤酒。

第一章

雪还在下。报上说是为了解决华北地区的旱情,进行了人工增雪。到北京已经好多年了,象今年这样的大雪还是难得遇到的。

昨晚,张月强告诉我,九儿的公司出现巨额资金亏空,公司的董事长和一干人等都已经被隔离审查。有一个具体经手人钟会已经失踪,警方正在查找,据说已经逃到国外了。九儿好象也是知情人,纪委和检察院的人已经找他谈过话了。现在只有投资失误和领导玩忽职守的问题,还没有查出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

我有点心不在焉的处理着公事,但连连出现低级错误,好在手下人还仔细,马上发现改正了,我只好自我解嘲一下,说自己昨晚没有睡好。同事们于是用笑嘻嘻的眼神扫我,笑嘻嘻地说,“王经理三十岁不结婚的优势明显。”我也和他们一起哈哈乐着。我在部门里人缘很好,虽然手下人大多年纪比我大,但是对我都挺好。干活大家一本正经听我的,生活上的事情就只能听大家的了。他们总十分留心着我和什么女孩或者什么帅哥来往,他们想知道,我工作之外的“桃色新闻”。当然,他们一直都没有如愿。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被叫到了副总经理张一民的办公室。张一民的脸色不太好看,屋里坐着两个中年人,都穿便服。看到我进去,他们站了起来,张一民给我介绍,长得黑黑的,高个瘦削面孔的那个是海滨市公安局刑事侦察支队的队长郑德仁,另一个胖一点矮一点的叫李尔瑞(后来知道他是专案组的人)。我给他们递了名片,然后一起坐下来。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主动开了腔,因为和张月强通过电话,心中已经有了一点底了。说完,我还看了一下张一民。从张一民的脸色上看,他也还不知道警察找我是什么事情,看得出,他现在心里比较紧张,搞不清楚到底我摊上什么事了。

“你认识蓝桥吗?”郑德仁问道。

“蓝桥(九儿的大名)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

“他死了,昨天早上发现的。……”

“什么?他死了?怎么会——”我一下惊呆了,说话一下没有了章法。“不可能,他为什么要死啊——”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死因还不能确定,准备验尸。”郑德仁近乎冷漠地继续说着。

“九儿,哦,就是蓝桥,怎么会死啊!”我的脑子里已经由空白变成了五彩斑斓,说话的声音忽然高了八度,心中直奇怪,这小子多少年来可是最怕死的。

“是自杀还是他杀,要等验尸结果。我们在他的家里发现了他立的遗嘱,身后事全部交给你来办,……”郑德仁依然很平淡地说着。

“蓝桥绝不会自杀的,一定是他杀!”我一下激动起来,打断了郑德仁的话。我站了起来,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但是我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