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的守候眉如黛

过期的守候眉如黛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

点击展开

严维常说,人活著要像人来疯一样,生气可以,一会就好。

他像往常一样,口袋里揣满了打游戏机的硬币,叮叮当当的穿过马路,那时候街上都是单车,偶尔来几辆三轮车,後面的木板上搁满花盆。

四、五辆计程车开在马路上,还有能当公共汽车使用的面包车,一次能装十几个人,绕著固定的路线打转。私家车不多,至少不是很多,没怎麽被车子废气舔舐过的天空颜色湛蓝。

车祸发生的时候,硬币从严维的口袋里滚出来,爬满人行道。

他觉得疼,想睁开眼睛,可是睁不开,努力地使劲,拔开一条眼睛缝,又没劲了。

严维想,我合合眼,一会就好,拖著郁林那个累赘,家里还养了一只猫,不能轻易翘辫子的。

「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看看我。」

「……」

「进食时,要保持背部直立。等患者吞咽好了,才能喂第二口。」

「要经常活动躯干关节,保持腰背的功能。」

「看著我。」

「看著我,维维。」

「……」

「多推著他去草坪转转,看看外面。外部刺激对促醒是非常必要的。」

「交流的时候,语速要慢,语气要温和。」

「可以经常给病人唱些老歌,尤其是他喜欢的,注意观察他的神态,是否在注意听。」

「……」

「医生,医生,他朝我笑了。」

「微笑是不受大脑皮层和丘脑控制的,即使在意识丧失的情况下也能发生。」

「他背上和臀部都长了褥疮,以後褥子要保持乾燥清洁。」

「皮肤有轻度破损,应该用碘洒涂患处,一天两次。」

「为什麽他还不醒。」

「……」

「郁先生,是否确定开始请看护?」

「是的,我已经无法忍耐了。」

严维从高中时就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特长是挤公共汽车。

出门步行十五分钟,就能看见车站。等车人看见车子总是一窝蜂地挤上去,壮的撞人,瘦的被撞,上了车的鼻青脸肿,上不了的眼冒金星。他们中学的孩子挤车都有绝活,该如何侧著身子往前钻,有讲究。

严维更特别些,他每次远远瞧见汽车,车没停稳就跳上去,死死扒住车缝。

门一开,後面的人往前挤,就把他先挤进去了。

郁林第一次看见严维的时候,他正扒住车门,没二两肉的身子随著车身的颠簸左摇右摆。

那天,站台上站满了人,严维第一个上车,坐在靠窗的座位;郁林最後一个上,几乎没个站脚的地方,来来回回地被车门夹住。

严维总说:「开学做新生致词的人是个孬种。」

就算後来熟了,一去学校餐厅、小吃店、收发室等所有要排队的地方,严维就说:「小林子,你坐,你看包,排队你不行。」

他总能挤到最前面,买两个人的饭,抢糖醋鱼,掌勺的大爷一见严维就有了笑模样,一勺一勺地往饭里浇汤汁。

严维总给郁林取外号,心情好了叫小林子,心情不好了叫郁木木。

那个时候的郁林很宽容,他叫严维为严维,直到某个暑假的某个铁架床上,他叫了还在抵抗的严维一声维维。床单上全是汗,皱巴巴的,出了点血。

「你真狠。」严维咬牙切齿的说。

有他在,学校松了严了,都是一场疯魔。郁林在学校里官做得越大,严维就越能折腾。从开始的玩火花糖纸片,到後面玩金银闪卡,大伙像水手跟著船长排著队跟风。

等大家都在外套里套薄毛衣的时候,不知道谁说九四年的硬币含银量高,值钱。

严维把郁林的储蓄罐砸了,从三百个硬币里翻出四十几个九四年,拿到学校,一枚一枚的排开。等炫耀够了,又全塞进游戏机。

严维最奢侈的时候,买了个游戏机,一听说哪家没大人,就操起家伙往人家里跑,打坦克,打飞机。算好时间,等家长快下班了,脚底一抹油就撤。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次游戏机怎麽也调不好,把人家的电视机给报销了。挨了一顿揍,这才收敛了不少。

他外婆每月就领那麽点钱,能玩的东西十分有限。但偏偏每个人都打心底里觉得他活得有意思,有乐趣。看著他每日里翻腾,生活就成了一件极有希望的事情。

第一次看见严维哭,也是在这个冬天。

郁林买来了饭,饭上还搁著两个热腾腾的包子。严维一口没吃,闹得脸红脖子粗,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郁林不会劝人,在旁边陪著,看见他哭的直打嗝,还帮他拍背,顺气。

严维好久才憋出一句。「我难受。」

过了会,「郁林,我上课的时候睡了一觉,梦见我们分手了。」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