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盛世小妖妃

浴火重生:盛世小妖妃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自镇国府兵马大元帅战擎苍及其六个儿子,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后,前线节节败退。 ....

点击展开

云荒大陆,大洛王朝。

举国上下人心惶惶,瘟疫早已肆虐数月,不见有一丝好转,焚烧尸体冒出的黑色浓烟遮天蔽日。

自镇国府兵马大元帅战擎苍及其六个儿子,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后,前线节节败退。

如今敌国南诏大军大举压境,原本车水马龙的帝都人人自危。

帝都十里外的皇陵外,寒风裹着白雪,刺骨寒冷,天地间一片苍茫。

一望无际的雪原冰河上,黑压压的人群匍匐跪拜在冰面上,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祭祀。

人群的正前方是用巨大冰块堆砌的祭坛。

圆形的晶莹祭坛正中,躺着一个白色的瘦小身影,看身量不过十三四岁。

只是一张脸十分诡异,左半边雪白细腻,艳丽无双。右半边银色面具如同第二层皮肤将半边脸遮的严严实实,少女双眼紧闭,像是睡了过去。

瘦弱单薄的身上穿着纯白如雪的长衫,一双苍白的小脚在这样的寒冬腊月里竟然没有穿鞋。

她躺在那里,仰面朝上,双手展开,双脚并拢,像是一具尸体。在刺骨的寒风中,感受不到任何的活着的气息。

一袭玄色长袍的男子背对众人,面朝祭坛而立。漆黑的长发和黑色的长袍在寒风中竟然纹丝不动。大雪纷飞中他竟然片雪不沾,如同神祗,莅临人世。仿佛可以驱走严寒给人间带来最后一丝希望。

他手持金色的腾蛇法杖,在众人的唱诵中缓缓升至半空。额间墨玉透着玄色的冷光,衬着洁白如玉的脸惊为天人。

静若寒潭的眼中带着万物皆空的冷然,他就是大洛王朝最神秘的国师长阙。

随着国师的唱诵,祭坛上不断生长出的寒冰冻住了少女的双手双足,像是被拷上的手铐和脚链。

少女的十根手指看不到伤口,但是每根手指指端都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流淌出艳红刺目的鲜血。

怪异的是那血并未散开,而是渗入祭坛穿过冰层流进冰河之中,血液在冰块中缓缓流动,渐渐流淌开,像人体身上的脉络,那不断流出的血,却是少女正在流逝的生命。

看着原本晶莹的祭坛已经变的血红之后,凌空的国师祭出法杖。玄色长袍突然迎风翻飞,如同黑色的巨大翅膀。

他朝天朗声祈祷:“诸神在天,大洛国列祖列宗在上,今我大洛王朝特此献上太子妃纯洁之身。

望神明保佑,大洛此番瘟疫消散,南方战乱平息,佑我国运昌隆,千秋万代。”

那声音浑厚清朗,如同佛家的唱诵,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祭坛下跪拜的众人也都齐声高呼,“国运昌隆,千秋万代……”文武百官,帝都百姓齐声唱诵着由大祭司撰写的祭文。

他们全部都匍匐在地,用最虔诚的态度,来向天地,向诸神,向山河万里,献出他们的诚意。

随着咒语的唱诵,整个冰面开始微微颤动,青色的火焰从冰河之下沿着血液窜出,冰台之上突然燃起青色的火焰,令人惊奇的是那火焰竟是燃烧在冰面上,尽然没有任何助燃的木柴。

突然,原本明亮的天空陡然暗了下来,太阳竟然被黑影一点点的吞噬,最后剩下一个红色的圆点。

“哼……三年不见,国师忽悠人的手法真是越来越高明了!”突然一道嘲讽的冷笑隐隐的传到国师的耳中。长阙皱眉转身,只见冰河之外的一处高地,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一名男子。他一袭白衣长身玉立,衣袂翻飞间竟不似尘世中人。一双戏谑的眸子带着冷笑注视着冰面上的这一出闹剧。

三皇子轩辕玦?这个传闻三年前战死沙场的已故皇子,此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长阙来不及细想,祭坛下已经乱作一团。

天降异象,跪拜的众人惊慌不已,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天狗食日……此乃大凶之照啊……”

“难道是天神对祭品不满?才会如此震怒?”

“虽然太子妃是极阴命格的九转玄女,但传闻相貌丑陋,神明降罪怕也是情理之中啊!”

“天不佑我大洛啊……”

“还请国师马上扶乩占卜……看这天像是什么缘故啊!”

长阙漆黑的长发翻飞,冷然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他缓缓降落到冰面上,从广袖中掏出命盘抚手灌入灵力,命盘突然失控般的极速转动,却怎么都卜不出吉凶。

就在众人神色慌张议论纷纷的时候,整个冰面突然剧烈的晃动。祭坛上的女少女浑身燃烧起青色的火焰,冰封着她手脚的寒冰开始融化。

她整个人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着,缓缓升起,凌空漂浮在祭坛之上。青色的火焰如同一道屏障散发着幽绿的光,将满身鲜血的她包裹着。

“幽冥离火?”此刻长阙和远处的轩辕玦都同时惊呼出声。这原本燃烧于皇陵地底的鬼煞之物怎么会突然现世?

少女脸上的右半边面具掉落,原本紧闭的双眼此时突然睁开。

一黑一红的眼中闪着幽冷寒光,如同地狱闪烁的鬼火,带着入洪水般肆虐的滔天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祭坛下原本骚乱的人群,被少女身上滔天的杀气吓得顿时鸦雀无声。偌大的冰河上只剩呼啸的凛冽寒风。

“啊……鬼啊……”

站前祭坛边前面的圣女惊恐的尖叫起来,她丢掉手中的法器逃命一样的向外跑去。

国师长阙星眸微眯,神色阴沉,声音冰冷,“身为圣女竟如此失态,有辱国风……”说完广袖一挥,一道白光直射那圣女额头,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怎么回事。

“砰……”的一声闷响。

那狂奔的圣女,像是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拉到空中又摔向地面,“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昏死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

国师身形一转,手中腾蛇法杖朝带着强大的白色灵力,朝着半空中漂浮的少女疾射而去。

“叮……”的一声金石撞击声,半空里火星四溅。那法杖像是遇到了强大的阻力,生生停在少女眼前一寸处,再难近她半分。

“国师好决断,难道你都不想问问我,神明让我带了什么话给大洛,就这么着急致我于死地吗?”半空中的少女突然开口,声音如冬日落雪般清明,却又带着透骨寒冷。

少女那左半边正常的脸,因失血过多透着惨白,却衬得眼眸如墨玉般漆黑。右半边黢黑的脸上枯树一般的干皮,皲裂着斑斑血痕。

一只血红的眼睛如同地狱厉鬼,带着吞噬人心的怨煞之气,骇人之极。她漆黑长发如秋后的枯草一般毫无光泽,一身原本飘逸的单薄白衣此刻布满血迹。

整个人狼狈不堪,却仍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派,一种高高在上的强大气场。

此刻,没有人知道,眼前的少女早已不是战家那个柔弱温婉的七姑娘了。

曾经陨落深海的的杀手之王,再次睁开眼时却被发现自己在另一具身体中。

醒来的那一刻她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原本身体中残留的记忆和魂魄,经过短暂的磨合后与她融为一体。

大洛战家开国功臣,一门忠烈,男儿世代为国征战,镇守边疆,被封镇国将军。

数月前,邻国南诏勾结朝中乱党,收编边民流寇,深夜突袭,一举攻破平阳关。

帝都琅邪城内又爆发瘟疫,内忧外患。

她父兄七人率军出征奋力杀敌,却被朝中奸人暗算惨死沙场,留下一门孤寡。

本家的叔伯更是各怀鬼胎,对偌大家业虎视眈眈,她是嫡系长子家的唯一一个女儿,自小便被父兄捧在掌心。

又因体弱更是被保护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养在深闺不知世间险恶。

护国将军临出征前跟当今天子求了亲事,将她许配给了太子。本想是为了给她一个荣耀的身份,让她后半辈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衣食无忧。

却想不到她竟然沦为皇室祭品。

幽凰的灵魂进入这具身体的刹那,原本的战幽凰柔弱不甘的残魂还在垂死挣扎着不肯离开。

她冷冷的感受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和眷恋,那些汹涌的爱恨,无助的怨愤,悲切的不甘。

幽凰看罢冷笑,“你这样懦弱无能的人活在世上就是个累赘,纠缠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你的血海深仇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你想守护的我来为你誓死守护。

那些人夺走的本应属于你的一切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可是你呢?你除了屈辱的眼泪还有什么?”

话音一落,她感受到原本体内的魂魄渐渐消失。

这一刻,杀手之王幽凰,浴血重生。随着她重生的还有似乎从无间地狱喷薄而出的熊熊烈火,它们舔食着她两世为人的愤怒,不甘,仇恨。燃烧在她的周身似乎要将这世间的一切燃尽。

冰河之外正要离去的白色身影突然停下,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半空中身披火焰的少女,满眼的不可思议。是这个濒临死亡的柔弱少女竟然召唤了幽冥离火?离开皇宫三年,没想到第一天回来就能遇到这样的大事,轩辕玦突然觉得这出戏似乎越来越有看头了。

茫茫冰河上,寒风刺骨,大雪无声。

国师玄色的长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敢问,太子妃,天神有何旨意传达?”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