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王爷刁蛮妻

霸道王爷刁蛮妻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一家花楼客房里,肥肉如山堆的男人一脸垂涎的迈着步子,往床榻走去。 ....

点击展开

夜深,月亮爬上半空,花柳巷里还是人来人往,妓子们穿着暴露,在门前揽客,莺声笑语不断。

一家花楼客房里,肥肉如山堆的男人一脸垂涎的迈着步子,往床榻走去。

红鸾帐中隐约有一女子躺在床上,随着纱帐被掀开,露出女子一张绝美的脸蛋,娥眉樱唇,肤白发黑,只是这女子额角有一道伤口,血迹斑斑,衣裳更是破烂不堪。

男人眼睛都要放光,连忙凑了过去,用力嗅了嗅,幽香让他浑身酥软,他迫不及待的伸手向女子摸去。

然而女子忽的张开双眼,一股凌厉之气在她周身散发,让男人生生打了一个冷颤。

但是色欲当头的男人顾不得其他,继续摸去,嘴里还吐出淫猥的话语,“小美人,快让大爷亲亲,大爷今晚会好好的疼爱你的。”

几乎是一瞬间,女子起身抬臂,扼住男人的喉咙,在男人迫不及防的惊恐眼神中,冷笑一声手指用力捏碎了喉骨。

只听“咔嚓”一声,男人连声音都发不出,血液从他的嘴里涌出,瞳孔放大倒地。

女人,不,是程绯羽这才意识到周围环境不对,房间装饰透露着古香古色的韵味,不似作假,明明是被队友孤狼背叛,一刀刺入心脏,现在没死不说,疼的却是前额。

她抬手一摸,指尖沾了凝固的血液,而自己更是衣衫不整。

错愕惊讶只有一瞬,接下来庞大的信息记忆涌入脑中。

程绯羽深感脑袋痛感,扶着额头,低吟一声。

她是大周国相府嫡女,却因为母亲早亡,得不到父亲的喜爱,在府中倍受欺辱。

这次,因被皇帝赐婚给邑王,遭到了同父异母的妹妹程紫苬的妒忌,被算计卖到妓院,欲让她贞洁不保。

而原主不堪受辱撞柱而亡,才有了她的借尸还魂。

程绯羽心中冷笑,这种被逼迫的戏码发生在她身上,就别指望她忍,她会一点一滴还回去!

没等她再细究房门就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穿红戴绿的老鸨进来,一抬眼就看见男人躺在地上,脑袋以诡异的幅度弯着,鲜血从他的嘴里一直往出流,顿时惊叫一声,“啊——死人了!”

再看程绯羽,哪里还有刚被抓来时的惊慌失色,那表情高高在上,看她就像是在看蝼蚁。

老鸨手直哆嗦,害怕的喊,“快把她抓起来!快!她杀了人,抓她去官府!”

程绯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身形一动,几乎是一瞬间到了老鸨身前,一脚踹了出去。

“啊——”老鸨被踹出去好几米,尖叫着倒地。

对面房间里,两个临窗而坐的男人透过敞开的门看见这一幕也面露惊愕,不过很快恢复如常。

左边的白衣男人一双桃花眼弯弯,皮肤白皙,说的话透着几分调侃,“方才还想着救救你那可怜的未婚妻,没想到转眼就杀了人,央澈,你我二人可是看走眼了!这程家大小姐哪像传言一般胆小懦弱?”

对面的男人轻哼一声,“她若是这就死了,如何做得本王的王妃?即便是现在这样有几分手段,本王也是看不上眼的。”

他黑发束成髻,皮肤偏黄,五官刚毅,眉眼更是给人凌厉之感,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人,正是程绯羽的未婚夫君,邑王凌央澈。

客房内,老鸨颤手扶着门框站起来:“快抓住这个丫头,她杀人了!快点!”

程绯羽勾起一边唇角冷冷挑眉,单手扼住老鸨喉咙,眼神扫过几个小厮,“敢近我两米以内,就给她收尸吧!”

几个小厮咬咬牙,就要一拥而上,一声喝阻传来,“住手!”

程绯羽冷眼看过去,只见一个男人缓步而来,身形高大,一身黑衫,眉眼更是给人凌厉之感。

他看了眼程绯羽,冷声道,“松手,想把官兵引来吗?”

程绯羽皱了皱眉,把老鸨推了出去,她初来乍到,确实不宜引起动乱。

“死了人还不是大事!”老鸨捂着脖子咳嗽着,不肯作罢,可忽然一张银票扔到手边,让她瞪大了眼睛。

“不过死了个人,闹什么?”凌央澈负手说道,“现在开始她不是这花楼的人了,死了人又干她何事!”

老鸨愣了愣,连忙捡起银票。

“客官说的是,不过是死个人,小事一桩。”她说道,笑容堆到了脸上,这些足够她将死了人这件事压下去还绰绰有余。

“跟上!”凌央澈瞥了眼程绯羽,迈步而走。

程绯羽哪里会跟着,可这一犹豫就感觉杀意传来,犹如夹杂着寒风,催促她迈步。

是这个男人的护卫!还不止一个!

她可不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无奈之下只得跟上去。

与此同时,相府之中。

“算算时间,那边应该已经办妥了。”程紫茵勾唇轻笑,以程绯羽的懦弱性子,被卖到花楼只有被玷污的份儿,看她还如何嫁给邑王!恐怕直接自尽了!

可她这笑容还没换下,丫头慌张的声音就响起,“二小姐,不好了!程绯羽回来了!”

“什么?”程紫茵面色陡变,程绯羽竟然还能回来!

“走,去看看!”她说道,疾步往出走,才到府门,就看见程绯羽站在影壁前。

程绯羽阴着脸,被人当妓女赎身让她一肚子火,直到看见翩然走来的程紫苬,这种积郁终于到达顶点。

就在这个女子把原主卖到了妓院,逼得她自尽以保清白。

程紫茵被程绯羽的眼神震慑,然而只是一瞬就摆出一副关心的神情,“我听说姐姐被拐到青楼,正想带人去救姐姐,没想到姐姐竟回来了。”

程绯羽冷笑一声,“若你真有心,人早就到了。”

程紫茵脸色一僵,什么时候程绯羽也敢和她顶嘴了?但转而就翘起嘴角,“姐姐在青楼恐怕受了不少欺负,语气不好妹妹能理解,妹妹已经让人去请父亲过来,姐姐有什么委屈尽管说。”

“是吗?”程绯羽微扬下巴,双眸一眯,她一身襦裙已经被撕毁大半,胸口袖子还沾了些血点子,任谁一看都要叹一声败坏门风,那个所谓的父亲过来也只会惩罚她,程紫苬存的什么心显而易见。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