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谋妃霸天下

步步惊心:谋妃霸天下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西祁,山河秀丽,百姓富足。然建国不久,制度未全,国力尚虚,四周面敌,方有围困之态势。尤其正值帝王更替,百废待兴,自是禁不得战乱困顿。 ....

点击展开

乱世而起,三分天下。边境未宁,狼子野心,江山逐鹿,谁又主沉浮?

西祁,山河秀丽,百姓富足。然建国不久,制度未全,国力尚虚,四周面敌,方有围困之态势。尤其正值帝王更替,百废待兴,自是禁不得战乱困顿。

上月边境来报,东临进犯,来势汹汹,步步相逼。新帝上位毫无准备,也只得匆匆下旨,命将力守城池。只是那东临国力雄厚,兵将之能居三国之首,此次竟是平阳候世子亲自领兵,更是士气大振。此战,西祁败。新帝心力交瘁,派使者携求和书前往东临,承诺让边境两城、赠珠宝数车、钱财数万,请求交秦晋之好。本是欲拖延下时间,未曾想西祁如此便退兵。却不料东临皇欣然应,当下便差世子退守东临边境。此番举动虽是令人匪夷所思,但新帝也无心细查,大松一口气。

东临皇发文三年之内不再加兵边境,与东临通商贸往来,以此促两国友好关系。然西祁听闻东临女子才貌俱佳,愿西祁选其国最才之女和亲东临,结交姻缘。新帝自是赞许,用一女换三年安宁倒是值得,且不说而今东临战败,和亲也在所难免。

自此,东临西祁边境战事告落,但天下之争已然才刚刚开始。一统天下,序幕由此拉开。

春风洋溢,本是花开难得悠闲之时。

只是西祁皇城上下无不忙碌之极,和亲之事必要尽心而为。百姓们纷纷在讨论此番喜事将落于哪位官家女儿,皇宫内新帝更是愁眉不展,和亲女子必要才貌家世俱好方行。今日早朝,诸位大人提议各家自行挑选适婚相貌德良上乘女子才艺文采比试,胜者和亲。陛下应允,此事交由皇后筹备,只等一切就绪。

只是不知新帝作何想,密诏右相府嫡女进宫觐见。倒是让相府上下吃一惊,纷纷猜测是否陛下有意相府女儿和亲?然圣意难度,右相也不敢多问,匆忙吩咐女儿梳妆一番随传令公公进宫去。

西祁皇宫依水而建,气势恢宏,威严的城墙下重兵把守,看上去就给人一种肃静之感。高大的城墙遮挡住人们对城墙内之景的好奇,过路之人无一不对此感叹:皇宫别院自是有其风情罢。

从城门到御书房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之久,一路间除了小丫鬟是不是感慨皇宫景色多么美之外,再无人说话。那小丫鬟也很是可爱,一人自顾自说,倒全然不管自家小姐对其沉默不答。

御书房果不然是奢华之极,金碧辉煌,珠宝环绕。但凭那肃静的气氛,给其平添了几分庄重。倒是不会看得俗气。只见高位上一中年男子正练习书法,身上的蟒袍和那初显的帝王气息,不难想这便是西祁的主人——轩辕毅立。

“臣女凤浅兮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清脆的声音打破一室的静,但也不见西祁王停笔,也不见其出声。浅兮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她忽然明白何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之意。

“浅兮,倒是个好名字。抬起头来让朕瞧瞧。”西祁王一字完方才停笔,脸上含笑似是对自己的字画甚是满意,心情不错。浅兮闻言只是缓缓抬头,静静地看着西祁王。她看见他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惊愕,但很快便消失了。

“生地如此女儿,右相好福气。”西祁王似乎在感慨,又似乎在夸赞。但不论怎般,毫无疑问的是浅兮是美的。眼前的女子眉目如画,小巧的瓜子脸上眉黛细长,眉下双瞳纯净而似一汪清泉,眼角一点泪痣不但没有抹去这种温柔反而增添了一片妩媚,樱唇红润衬得白玉般的脸庞更加灵动,清丽逼人,浅兮浅兮,浅笑兮嫣然大致说的就是这样的女子罢。

“可知朕今日找你来所谓何事?”西祁王忽地严肃起来,瞬间逼得皇帝的威严四溢。

浅兮有些想笑,举国都在论和亲,怎能不知是想要她去。

东临有二公子,平阳侯世子,三岁能武,七岁便随父出征,精通兵法,熟知文理,文武双全,才貌俱是上乘。然东临七皇子,鲜少人知,只晓得他出生时东临洪水大发,哀鸿遍野,东临王不但没有发难,反而封其为瑾王,有人说是因其母妃受宠,也有人说是因其出生残缺,东临王不忍。而后似是有人故意封锁消息,瑾王又鲜少出门,无人查得事实究竟。前段时间,东临皇城倒是流传瑾王貌极丑,生性也极为不好。二人虽都未娶妻,但明眼人都知此番和亲对象只能是是瑾王,这西祁王倒是聪明,自家女儿不送,臣子之女就毫不犹豫了。

浅兮虽是有些无奈,但嘴上却依旧不显。“臣女愚钝,不知陛下之意。”

“浅兮啊,和亲之事凤相应与你说了罢,公主年幼,不可和亲,朝中大臣之女,你为相府嫡女,身世上最是合适,样貌也是百里挑一。朕虽不忍,但也无计可施。此番和亲你可是愿意替朕分忧?”西祁王说罢揉了揉眼角穴位,似对此事忧心不已。

公主年幼?明月公主年方二八,生性活泼可爱,深的帝宠。是他不舍女儿受苦吧。

“臣女愿意。”浅兮跪在地上垂下眼眸,一旦和亲,怕是宁静的时光 可能再不复有了。

“如此甚好,朕一定会给相府记上一功,凤家儿女果然都是人中凤龙啊!”西祁王听完便大笑起来,眉目里却丝毫没有笑意。“只是朕今早下令几日后须得才艺比试,你可有信心拔得头筹?”

“臣女自当竭力。”浅兮回答得恭敬,只是心里却越发凉了起来。若是说不,怕是相府也会遭殃了罢。

“好好好!”西祁王连说了三个好字,听得浅兮唇角微勾,明明是算计好了的,演得倒是像。“那朕试后便敕封你为和亲公主不日出使东临。。”

浅兮叩首:“谢陛下隆恩。”西祁王这话说得很是有水准,明明是战败送去和亲的女子,非得说成是自己派去交好的公主。

“退下吧。回去好生准备。”西祁王对着浅兮挥挥手,眼里皆是疲惫之色,掩去那无边的帝王心计。

“诺。”浅兮站起来福了一礼,抬着跪得有些酸软的双腿朝门口走去。跪拜果然是磨人的。

出了御书房,听雪已经在外候着了。听雪是个清秀的姑娘,若是不说她是浅兮的丫鬟,怕是也会有人认成谁家小姐。“小姐,真是叫你去和亲?”听雪并不是个愚笨之人,西祁王这时候找上小姐还能有别的事?

浅兮倒是微微一笑,听雪这般问,心里肯定是有底了。

“真是太过分了,小姐,那你怎么办?”听雪见她不答,自是知道和亲之事没得商量了。心里更是恼怒,小姐性子好,那也不能这般被人欺负啊。

“你呀,小心祸从口出。顺其自然罢。”浅兮也并未有责怪之意,只是皇宫不比相府,落人耳根了怕是不好。和亲之事她也毫无头绪,只是不能反抗,便就接受好了。当时西祁提出和亲,父亲将自己从栖霞山召回,她便知道这件事情是没法逃脱的了。

听雪见自家主子这般说也没再多说,只是心里暗自气愤。主仆二人各怀心思,回到相府已经是傍晚了。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