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者》男版白蛇传

《殊途者》男版白蛇传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

点击展开

公元二00九年夏夜,余翻看孙思邈所著《大医精诚》,道“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寒灵之苦……勿避险希、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行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

余非大德大志之人,懒惰固无匹,又不学无术。自不敢与药王相提并论,然君子当博彩众长补不足,故而终日领悟,竟有小得。余以为天下事,事不尽然,当如药材之事应当,固而可以救人,终究当不得济世,也上不得桌面。

夫所谓双刃,可见一斑。只是病故之时,方提及无妨。余年幼之年,识的一人,为吾之师长,爱吾有佳。只是天意造化,竟天人相隔,荣辱不惊,去留谁意?惟有忘却!然终日惶惶,未敢有忘,去年今日,叹往昔峥嵘。

便有意神魔志怪小说,忘流光倒去,时间往复,以为生平。故而托物言之,借医者圆患者只其一梦,黄梁一种。借鬼怪说事,非为迷信,更非妖言蛊惑,寄厚望于未亡人,感岁月之晃荡,叹人生之虚无。

望他日过廷,叨陪鲤对,可有一感,惟此而已!纵山水可动,此矢志不移,听风声鹤唳,觉红尘韵事,作文以记之。

望殊途者,殊途同归。

话说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下混沌始分,万物滋生。不想共工大神为负一时之气,头触不周山,天顷西北,地陷东南。幸得上古正神女娲娘娘采集五色石炼就补天神术,方得以平安。而本文开端正是由这五色石而起。

公元前一0二0年,商太师文仲率三军东征大宛国,过境游魂关时,路拾蓝色玉石一块,有碗口大小。那文仲乃是玄门中人,见此玉石色彩光鲜,晶莹剔透,知其必是不寻常之物。正把玩间,忽电过雷鸣,天色黯淡,整个大厅内祥云雾绕。少时,文太师手中那玉石竟自飞去,落地化作一条白蛇,足有两丈长短。

文太师见其壮,大骇。举剑挥向蛇三寸处斩去,道:“妖物休得猖狂,今当借你之身祭旗,吃老夫一锏。”

那白蛇刚自转形,竟对当前凶险毫无察觉,闭目不见。那金锏乃文仲法器,重约百斤,风声呼呼罩向白蛇。

眼见白蛇须臾间将丧命锏下,只见当下一将拦截过来,叫道:“太师手下留情!”便施展本事拦住太师下手。文仲一见,来人正是军中副将,隧喝斥道:“休得多言,待我取它性命!”“太师且慢,太师看那白蛇头顶顶有一物,乃是五彩玉石尽显光亮之色,想必不是十恶妖物。上天有好生之德,忘岂太师垂怜,放它去吧。”

那副将跪地哀求道。文仲哪里肯饶,道:“妖物无情,何言好生之德?速速让开!待我取它心肝祭我大旗!”

“众生皆有灵,都有生之权力,何以夺之?望太师三思!”副将跪祈道。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二人争执之时那白蛇已然苏醒,顿时明白了眼前一切,趁二人交手之时竟犹如生了双翅膀似的,飞身而起。忘着那副将,竟留下两滴眼泪!便化作青烟而去。

那副将见其远去,又道:“末将斗胆犯上,太师恕罪。”

“罢了罢了,天意合该如此。”扶起副将道:“你且起来说话,你啊。智勇无双,却是优柔寡断之人,妇人之仁。今日之事甚是蹊跷,白蛇飞升,恐非吉兆。”

副将笑道:“太师乃三朝肱股重臣,文韬武略。此番亲往,定能剿灭东宛一十八路余孽,不日将凯旋班师回朝歌。”

那文仲言听,甚是欢喜,竟将此不愉快之事忘去。

果然,文仲大军所向披靡,大破敌军,三个月便凯旋回师。再过游魂关之时,二人提及往事,皆附之一笑。

文仲作诗道:“前番功绩玉宇成,恍如前世一念真。欲把青平斩白蛇,总是梨清总是嗔。”

此时,文仲又接战报,北海七十二路诸侯尽皆反商,便又火速前往,不表。

当是时,纣王女娲宫敬香,垂涎其美貌,题诗:“凤銮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装。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逞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娶回长乐侍君王”出言侮辱。女娲大怒,派下千年狐狸精,雉鸡精,玉石琵琶精混乱朝纲,上演了一出人神论道大战,终究灭了成汤数百年基业,不表。

且说那白蛇从游魂关逃脱后,兀自在深山修炼,吸收日月精华,由春到夏,自秋徂冬,光阴迅速,转瞬过了两千个年头。真是“山中岁月匆匆过,世上已是数千年”,竟脱胎换骨成为人形!却也是一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哥,潇洒倜傥。白蛇化作公子哥儿,化名为白玉,前往鸾凤山欲拜得黎山老母为师,以其正道归真。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