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兄弟,借个火

嘿,兄弟,借个火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霓虹闪耀的都市开始了夜色沉醉的生活,一栋尤其特别的顶楼闪现幽蓝的光晕。顶楼全部是由透明可见的玻璃构成,银铸的镂空花纹缠绕在玻璃顶,清冷的银月直接投映到零碎星沙似的瓷砖,上面铺着些许半干的宝蓝色玫瑰花瓣。 ....

点击展开

霓虹闪耀的都市开始了夜色沉醉的生活,一栋尤其特别的顶楼闪现幽蓝的光晕。顶楼全部是由透明可见的玻璃构成,银铸的镂空花纹缠绕在玻璃顶,清冷的银月直接投映到零碎星沙似的瓷砖,上面铺着些许半干的宝蓝色玫瑰花瓣。

白色的纱帘轻轻浮动着,月光悄悄洒进房间唯一的大床,雪白的天鹅绒羽被松松的搭在床上人光滑的背脊。

空间像被撕扯开来般扭曲,刺眼的白芒过后,一个人影慢慢出现在床前,银色垂膝的长发柔顺的在背后散开,宝石红的眼带着妖异的色彩,他伸出葱白的手指碰了碰躺在床上的人,俯身凑到那人耳边,红唇边的笑带着微微的弧度,“你该起来了。”慵懒的声线带着蛊惑的味道。

浓密的睫毛颤动,将阴影下的美眸现了出来,那是双清澈得让人不敢触碰的眼,如清潭般无半分惊澜,像是红色的漩涡会让人陷进去一般深沉。本该是热情的红色,那双眼却没有丝毫温度,他的眼是空洞的,没有任何焦距。

床上的人慢慢直起身子,被子慢慢滑落到腰际,瓷白的肌肤下连青色的血管都看得很清楚,他机械般的把头转向站在旁边的人。

月光把两人的样子照得很清楚,站着的人突然笑了起来,向后退去,雀跃的张开手走到高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灯火辉煌的城市。

床上的人玉足沾地,慢慢的走到笑得灿烂的人的身边,直直的看着窗外闪耀着万千灯火的都市,红色的眼里像绽开了无数花火,倒映着城市的影子,却依旧茫然一片,捉摸不到一丝人气。

笑得像小孩的人突然停了下来,走到那人身后,轻轻的拥住他没有温度的身子,将头靠在他单薄的背上,“哈哈哈哈哈,”把下巴移到那人肩膀上,把玩着他颈边的银丝,“呐,修,我们很快就见面了。”眼里的满足和兴奋让他止不住夸张的笑着,露出尖利的牙齿,双手紧紧的环着身前的人,舌头轻舔过那人细腻的脖子,眸子的血色更甚,看着雪白皮肤下流动的血液,“我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利齿咬破那人的脖子,深深埋在血管之中,感受着醇香滚烫的血液,每个细胞都开始叫嚣起来。

殷红的血顺着那人的脖子流了下来,划过完美的肌肉线条,那人的眼开始一点点聚集起什么,薄唇一扯,“我说,别太过分了,凯罗尔。”

身后的人瞳仁一缩,有些意犹未尽的退开,“是是是。”还未来得及擦掉嘴旁的血,就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摔在床上,不带一丝怜惜,顺带着床上蓝色妖姬的花瓣也纷纷掉落。接着一个人影撑在自己上方。

“该我了吧,凯罗尔。”红色的眼里满是戏谑。

凯罗尔支起身子,环住他的脖子,“我等好久了,夏佐。”

手指划过优美的脖子,“是吗?”嘴角浮起诡异的笑容,露出锋利的尖齿,“那就把你献给我吧,凯罗尔。”一瞬,凯罗尔身子一颤,雪白的颈项流下刺眼的红色。

夜正浓,升腾的温度蔓延到房间的各个角落,都被染上鲜红的烙印。

站在快把自己脖子抬断的布莱恩塞尔特总公司前,“这些都是钱砸出来的啊。”夏奚宸嘴角抽搐,想着自己住在十层的破旧公寓,不禁叹气,“要是能来公司打地铺就好了。”说完,撇撇嘴,刚想走就被人撞了一下肩,疼得龇牙咧嘴。“喂,你——,”话刚溜到嘴边就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自己182的个子竟然看起来比他矮了不少,夏奚宸敢保证绝对不是因为被他的身高震慑住了,而是,“好帅!”

听到他的话,男人笑出了声,“是吗?很多人都这样说。”磁性的声音低沉而华丽,即墨玩味的看着面前的人,黑色的短发乖巧柔顺,清秀而干净的脸上洋溢着阳光的气息,一身正装看起来像偷穿了爸爸西服的小孩。

好感度骤降,夏奚宸拍拍自己的西装,看着面前的人。深蓝色的西装称出男子修长而笔挺的身形,俨然冷傲的气质,解了两颗扣子白色的衬衫,能看到好看的锁骨,黑色的眼里带着兴味,高挺的鼻梁下是性感的薄唇。对方黑色的发被风吹起,能看见他左耳上一颗璀璨的黑曜石,可能可以买下好几百个夏奚宸,咽了一下口水,“你的耳钉不错。”

即墨顿了一下,凑到他耳边,“谢谢夸奖。”

夏奚宸干笑着,“你也是布莱什么恩特的职员?”挠挠自己的发,看着敞开的大门,有些发懵。

是布莱恩塞尔特,“姑且......算是吧。”迈开长腿走上台阶,“你是哪个部门的?”

“科技研发部门。”跟了上去。

即墨吃惊的看着他,“哦,那倒是有趣啊。”

“你呢?”

“我嘛......,人事部吧。”嗯,人事部,专门负责解雇那一类的。

刚想开口,口袋就开始震动,屏幕上大大的闪着‘爸爸’,夏奚宸脑袋一痛脸顿时沉了下来,长舒口气,立马展现大朵的笑容,“卓言爸爸,我到公司楼下了。”

“那还不给我滚上来!”电话那头恶狠狠的语气,完全没把小绵羊看在眼里。

“得令,儿子马上就来了。”夏奚宸眉毛一挑。

“臭小子,你就那点出息。哼,12楼,快点再迟一分钟你可就挤不上来了。”

“啊?什么意——,”“嘟嘟嘟——,”青筋暴跳,“靠,竟然挂我电话,卫卓言,你给我等着!”

即墨抱着手臂,好笑的看着面前的人。

“呃,刚刚音量很大吗?”

“不大,恰好够我听到而已。”

“哈哈哈哈,这样啊,那就好。”

“你爸爸也在这个公司?”

夏奚宸瞬间僵掉,“你怎么会?”

“哦,刚刚电话那头的声音够我听到。”

“那我刚刚骂人的声音?”

即墨抬抬下巴,往他身后看了看,“恰好够到整个大厅听到而已。”

夏奚宸紧张的看着他一把揪起即墨的领子,“你说,我会不会因为说话不文明被公司大总裁给fire了。”顺便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会。”但你可能因为对大总裁动粗被我fire了。

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他们怎么了?”

“大概是不想工作吧。”眼神沉了下来,即墨威严的气势一下让整个大厅鸦雀无声,一下冲进电梯。

“他们又怎么了?”

收回冰冷的视线,“谁知道呢?你要和我一起走这边吗?”即墨指了指空无一人的豪华电梯口。

看了看人满为患的另一边,“我跟你走。”

透明的电梯门慢慢打开,停在电梯口,“不要做多余的事,公司的第一条准则。”好听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上空,走进电梯,看了一眼满脸迷惑的夏奚宸,“大总裁吩咐每日一背。”

“那你们大总裁也够无聊的。”

“嗯,我也这么认为。”即墨修长的手指按了一下12,接着又按了15。

轻撇一眼楼层数,夏奚宸莫名的笑了一下。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脸不由的变得惨白,心脏像被紧紧揪住一样,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即墨看出身旁人不对劲,“喂,你怎么了?”

夏奚宸额上开始渗汗,“呼吸......不过来......,”猛地捶着自己胸口。

即墨抓着他的手,一把拉进自己怀里,吻了下去。夏奚宸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一下子安心了下来。本是带着渡气的目的,一下子变了味道。心中膨胀的愉悦感作祟让即墨加深了这个吻。好一会儿,‘叮’电梯停了,即墨才离开对方的殷红的唇,“现在呼吸过来了吗?”

夏奚宸皱眉,抬起脸一笑,“你不就没法呼吸了吗?”

即墨一愣,平稳了自己有些微乱的气息,“哈哈哈,是呢。”

“怎么走?”

“左转,经过一个回廊,到一个玻璃门前,密码0412。”

夏奚宸向后退着,对他招了招手,“谢了,大总裁先生。”门关上之前,看见了即墨嘴角加深的笑容。夏奚宸转身,抹了抹唇,“真无聊。”掏出口袋的电话,打开电话簿,上面只有一个号码,“爸爸,我被大总裁吃豆腐了。”

玻璃门打开的瞬间,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嘴里吐出一个烟圈,烟雾散去后,帅气的面容渐渐清晰,俊朗完美无可挑剔的五官,在看到来人时身上冷峻的气息撤了下去,“乖儿子,快来给你爹看看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夏奚宸叹气,冲上去抱住坐在沙发上的人,“卓言爸爸,你们大总裁简直是令人发指。”

“那是我老大好吗?”卫卓言拍拍他的背,“我说你小子怎么就没把人家拿下呢,爸爸好涨工资啊。”

“卫卓言!我是不是你亲儿子!”

“当然不是!话说回来,儿子,我还欠楼下大妈两包烟钱呢,你下班跟我回去结了吧。”卫卓言站起身,揉了揉他的头,“儿子,好好表现,爸爸等你给我钱养老呢。”

“你能活得再有尊严一点吗?”

“没把你洗干净打包到15楼送给‘种菜’老大就是我唯一还没动摇的尊严了,儿子,请好好珍惜我。”卫卓言随手丢掉烟头,正中垃圾桶的边缘。

夏奚宸走到垃圾桶旁边,“手没好就别乱耍帅。”捡起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啧啧,儿子真是长大了。”

“呵呵,别夸我,免得自信心爆棚把整栋楼的垃圾桶全端了。”看着卫卓言熟悉的笑脸,“卓言,我来了。”

“嗯,欢迎之至。”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