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落时空

错落时空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又关我事?当初我也不过随口说说,又没逼着你去骗你爸妈!”哼,这小妮子脸皮也太厚了吧,当时若不是看她为相亲而头痛,心软地随口胡掐个办法安慰她,也不会令自己陷入被她扯入浑水中的危险,更料不到她竟不顾后果拿去当借口,现在出事又想拿她过桥,有时真搞不懂她是太笨,还是太聪明了! ....

点击展开

“纪——”随着一声娇唤,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女人。一身时髦贴身的服饰包裹着惹火的身段,一头精心修剪过的长发顺服地垂在光滑的后背,配上一张美丽动人的脸蛋,足以让见到她的男人化为绕指柔。

“对不起,柯经理,这位小姐没预约也不听传就擅自进来了!”随后跟进来的是一位样貌年轻秀丽的秘书,她一边无奈且责怪地用眼神瞟了一眼无礼闯入的时髦女人,一边担忧地望着自己的上司。

天知道,她有多倒霉,才第一天上班,要是因为这事被炒,她可是会不甘心的,虽说这份工作的薪水确实诱人,但是却很少能遇到和一位长相如此俊美帅气的上司一起工作的美差,这简直比中了乐透奖的头奖还来得兴奋呢!

“没事,是熟人,你先出去吧!”柯云纪慢慢地放下笔,将手上的文件轻轻合上,微微耸了下酸麻的肩膀,却在抬眼时发现面前多了两塑人像,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出声提醒年轻的秘书。

“不好意思,麻烦你帮我们泡杯咖啡!”柯云纪露出一丝职业性的笑容。

“呃,好,行,没问题!”还未适应上司那眩目笑容的秘书楞楞地接过话,像丢了魂似的慢慢走出办公室。

“我说,你从哪诱拐来一位这么年轻的MM啦?”随意的侧坐在墙角的沙发上,细长的美腿微微交叠,纤手托腮,暧昧的眼神调戏十足,俨然一副美艳勾魂图。

“王秘书休假了!”翻了下白眼,柯云纪丢出一句话塞住好友接下来的胡乱猜测。

“哟,王秘书舍得离开你啦?”这可就奇了,每回一见到她出现,那个王秘书就一副“母鸡护小鸡”的全身戒备姿态,而且眼神又总是绕着纪转个不停,由此可见,她绝对不可能会放心舍得休假的。

“她老公亲自带她回去养胎!”揉了揉眉心,怎么就她那么命苦,老有麻烦事缠身。回想起王秘书临走时的一脸不情愿与张先生(王秘书的老公)的警告眼神……天哪,她是招谁惹谁了!

“我就说嘛,她老公好歹也是一家知名企业的总裁,肯让老婆继续在外给人当秘书就很纵容了,偏偏老婆的上司竟比他还帅,说不吃味才成怪事呢!”何况输给男的也就罢了……唉,这的确很伤人的说!安绘再次为所有被好友的长相打击到的男人默哀一秒钟。

“有什么好吃味的,我可是个女的!”不厌其烦地再次提醒声明。

“呵……你不说我倒真要忘了,一七左右的身高,俊帅的五官,修长的体形,能证明是女性的唯一证据却又不够突出,不过好在后面也挺翘的!”安绘以眼神挑剔地扫了下女生男相的好友,从红唇流泻/出去的话却字字刻薄。

“你特地过来找我就只为了损我吗?”我忍,斗不过还躲得起。

“糟了,差点忘了,我爸妈今天过来了!”像是突然想起重大事件后,安绘露出一脸慌乱的神色。

“那又如何?”奇怪了,她爸妈过来有啥好慌的,柯云纪镇静从容地将背斜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细看好友难得一见的惊慌失措。

“他们要我带男友给他们见下面!”轻咬下唇,无比哀怨的眼神。

“那很好啊!你也是时候该定下心了,别再三天两头地换男友如换衣服般……”耸耸肩,柯云纪苦口婆心地再次规劝。

“问题是,我昨天已经和他分手了!”打断柯云纪的话,安绘秀眉微皱,眼神哀戚地瞅着好友。

“分手?那也不用担心,追你的人一大车!”没有丝毫惊讶,只有习以为然的表情。

“可是他们是男的!”语气十分哀弱无助。

“废话,难道你要女的!”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柯云纪忍不住丢过去一个卫生球。

“是,也不算是啦!”好个欲语还休,娇羞无比。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大小姐!”看久了,免疫了,再说她又不是男的。

“如果我找男的做假,万一他反悔假戏真做可就麻烦了!难道你忍心让我正值青春美丽的自由之身提早被升级为黄脸婆吗?”哀凄的抬手擦了下眼角处的泪珠。

有那么夸张吗?柯云纪受不了的翻了下白眼,很明白这是好友惯用的伎俩,所以只是静静的坐着等她下文。

“相对的,如果是由一位女性假扮成男性的话,那所有的问题将不存在了!”看到好友没动静,安绘赶紧又挤出十几滴泪珠,抬头期盼地瞅着柯云纪。

“这主意不错!”点点头,在意识到对面有一双闪亮得有如狼看到羊时的渴望,柯云纪的心不由得抖了下,忙撇清:“但这不关我事!”

“纪,你太狠心了,当初要不是你的一句话,我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吗?”掩面捧心状,一副宛如被突然抛弃的女子在指控男子的背叛般的神情,而这男子恰巧就是眼前的柯云纪。

“又关我事?当初我也不过随口说说,又没逼着你去骗你爸妈!”哼,这小妮子脸皮也太厚了吧,当时若不是看她为相亲而头痛,心软地随口胡掐个办法安慰她,也不会令自己陷入被她扯入浑水中的危险,更料不到她竟不顾后果拿去当借口,现在出事又想拿她过桥,有时真搞不懂她是太笨,还是太聪明了!

“我不管啦,主意是你出的,解铃还需系铃人!”见扮可怜无效,安绘索性耍赖到底。

“唉,说吧!”看来她是吃定她了,不答应能行吗?她可不想荣登明天的报纸头条版,例如:变心男友为权抛弃前女友,或绝情老公不顾老婆怀孕闹离婚等一切莫须有的指控,虽说她可以澄清女子身份杜绝话题,但没必要向全市的人强烈声明性别啊,她可不想闹笑话。想起以前的辛酸经历,若再犯同样的错误她就是个超级笨蛋。

“纪,我就知道你最疼我啦!”扳过柯云纪的俊脸,安绘奖赏性的在上面留了个唇印。

“好了,别乱亲了,几时?”擦了擦被印的地方,这丫头一天不整她就不行吗?

“嘻,今晚七点半,拉萨酒店三号房,我爸妈讨厌迟到的人,记得早点到哦!”重新在俊脸的另一边印下个红印,才满意的起身走向门口。

“知道了,又不是真的当女婿!”柯云纪撇了下嘴角,无奈地抬手擦起另一边。

“养好精神,打扮得更帅气些哦,忘了告诉你,你最近的脸色太差了!”微皱了下眉,安绘难得露出担忧的神色。

“也许是晚上老有阵声音在梦中吵我吧!”揉揉眉心,不知为何,每晚在梦中总有些模糊的人影出现,最吵得她睡不了的是那些听都听不懂,有如咒文类的声音。

“啥?”没听清的安绘一脸问号。

“没什么,我会准时到的,放心!”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柯云纪出声喊住了正欲走人的安绘。“打扮得太帅,万一你爸妈相中我这个假女婿了可怎办?”

“那就更好了……”美目盯着眼前那张令女人着迷的脸,轻轻地叹了口气。

“啥?”这下换柯云纪发问了。

“没什么啦!你好好准备吧!晚上我会提前去你家接你的!”丢开失落的心情,安绘露出灿烂的笑容,对着好友不放心的提议,话完后就径自潇洒得走出办公室。

目送安绘离开后,柯云纪才起身按了下桌上的座机,“何秘书,我现在有点事要提前走,会议就改成明天吧!”

待所有事情都交接完后,柯云纪才开动车子往家里起程……

打开门,再熟悉不过的屋内摆设让柯云纪连灯都不必开就走进卧室,看了眼舒适的大床,再看了看墙边的沙发,内心交战了许久后,只能叹了口气,将身子重重的甩在柔软沙发上,谁让她等会还得赴约呢!就先在沙发上打个盹吧,免得在床上睡得太舒服而起不来,那可就惨了。

脑子里迷迷糊糊中仍想着今晚要应付的对策,不料眼皮却越来越重,最后柯云纪终于受到周公的邀请而渐渐睡去……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