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神奴

逆天神奴

12.00MB | 言情小说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雷雨瓢泼,昏暗潮湿的地牢里,一盏油灯架在土墙上。 ....

点击展开

雷雨瓢泼,昏暗潮湿的地牢里,一盏油灯架在土墙上。

一声尖利的叫声传来。

“作死的贱丫头!竟敢把老鼠赶到我们这里来!”

耷拉着的灯芯动了动,湿潮的空气里滋拉滋拉地响,晃晃悠悠地映着牢房尽头一名抱膝坐着的孩子。

孩子衣裙脏污,灯烛昏影下暗红斑驳,不过五六岁大。听得叫骂睁开眼来,先是打量了眼那怒喝的女子,随后不咸不淡地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你们那里是金窝银窝,老鼠去不得的。”

孩子声音带着稚气,眼神却有讽刺的意味。骂人的少女先是一窒,接着脸色涨红,神色难看。

穆然却不再理会她,身上传来湿臭的气味令她皱了皱眉,她在身旁抓了几把略干的稻草盖在身上,仍是盘膝坐着,缓缓闭上了眼。

刚才,她睡着了。而醒来后她还是身处囚牢,可见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她死了,却又在这样一个身体里活了过来。

在牢里呆了三天,她除了能判定这里可能是古代某个王朝以外,其他的一无所知。

这处地牢很大,自己在最里面的一间,而旁边的牢房里还关着十三名女孩子,年纪从八九岁到十六七岁不等,她们对面的牢房里还关着八个男孩子,年纪与女孩子们差不多。这些孩子的衣袍已经破烂脏污,但仍能看得出宽袍大袖,不似寻常人家能有。

自己也是一样。衣裙虽然湿漉漉的,裙角袖口也划开了几道口子,但仍能看得出质料华贵,只是这孩子浑身上下却无一件能猜测其身份来历的物件,只有左手腕上戴了一只念珠似的珠串。

珠串通体乌黑,闻之无味,看不出是何木质。十八颗珠子小指腹般大,打磨得圆润,上头无雕刻花纹,简单古朴,实不起眼。

穆然还记得当初观察这珠串时曾瞥过一眼自己的手臂,一观便知之前在家中养得极好,不知这样一个孩子,如今为何会身处牢房?

“喂!贱丫头。”隔壁的牢房里又传来那女孩子盛气凌人的叫喊。

穆然睁开眼,眼底掠过不耐,不明白怎么有人坐牢都能坐得如此聒噪。她不紧不慢地将盖在身上的稻草拿开,规整地铺在自己坐着的干燥地方,然后起身活动起了手脚。孩子短手短脚,转着圈慢慢跑步,然后做着些怪异的动作,显得有些滑稽,但她眼里的沉静却让她看起来更为怪异,全然不像一个五六岁大的娃娃。

穆然却管不得旁人怎么看,她兀自活动着手脚,沉浸在自己的苦恼里。

牢里太过阴湿,夜里森冷刺骨,她醒来的时候,衣衫是湿的。这三天里外头一直下着雨,很明显她是在被关进来之前就淋透了的,虽然她曾在夜里把衣衫脱下来拧干过,但完全干透是不可能的,这些天她一直被湿气裹着,方才又抵不过困意睡了一会儿,若再不活动暖暖身子,指定是要生病的。

她向来注意自己的身体,那是前生养成的习惯了。

她出生在一个隐于都市的修真末族里,在那样一个到处都是钢铁丛林、发达科技的年代,修真在人们的记忆里早已变成了虚幻,只有极少数的一群人还传承着灵根、传承着血脉,坚定而执着地走上先祖的道路,在功法稀缺、灵药稀缺甚至灵气稀薄的时代,艰难地在长生大道上攀爬。

她是穆家几代难出的天灵根,土系满点,元素亲和力超等。灵根测试那天连隐居深山多年不出世的祖爷爷都给惊动了。但一族人并没高兴多久,因为她心口处很快便出现了一道类似符咒的印记。祖爷爷多番翻阅古籍,才大概猜测那是一种魂魄禁锢术,早在上古时期便已失传,大约是以灵根测试为引,才将它诱发出来。一家人想来想去也没想出到底何时得罪了高人,又或者是这是她上一世的业报?这一切不得而知,从那天起她便开始修炼一种叫做《灵土归元诀》的功法,这功法温和,以温养为主,但她却仍然没能活过二十岁。

在她的认知里,身死,已成必然。只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这样一副小身子里开始了另一段生命。

穆然抬头看了眼牢房过道尽头的一扇极高的小窗,窗外的夜空里劈下一道黑紫的闪电,滚滚闷雷仿佛起于人的心底,沉闷积郁。

她无法知道这段生命将为她带来什么,但她知道就眼下的形势看来,这至少称不上一个好的开始。

穆然将视线从小窗处收回,继续活动她的手脚。这一番活动早就惊动了角落里挤成一团儿取暖的老鼠,呼啦一声,昏黄的光线里,数十条黑乎乎的老鼠四散奔逃,有的撞到旁边的牢里,引来一阵又一阵惊恐的尖叫和尖利的辱骂。

“月愁,莫再喊了。”身后忽然传来一名女子冷淡的声音,“纵使身在这囚牢里,也别忘了咱们的身份,莫在外族人面前失了苏氏一族的教养。”

外族?

这话让穆然的动作顿了顿,随后转身循声望了过去。只见得隔壁的牢房里坐着一名少女,约莫碧玉年华,衣衫脏污,依稀能辨得出是一身白纱,她脸上还保持着相对的洁净,因而能看得出容貌极是冷艳秀美,气质出尘如仙,只是修长的玉颈昂着,眼角掩不住的灼灼骄傲。牢里的女孩子们隐约以她为首,阴冷的夜里皆把她围在中间,替她挡了冷风。

苏月愁一听这话立刻回过身去抱怨道:“曦姐姐,你怎么反倒说起我来了?你应该说这个妖族的贱丫头才对!妖族之人心思最毒,自古与我们不和,她定是故意将老鼠赶到我们这里来的。惊了别人倒没什么,要是弄脏了姐姐,她担待得起吗!旁人且不说,邵家大公子头一个把她绑去喂了凶兽!”

“行了,就你嘴甜。”苏月曦淡淡地笑了笑,坐直的身子又挺了挺,说道,“坐下来吧,说不定明日一早便有白都邵府的消息了。”

苏月愁立刻笑容嫣然,待看向穆然时越发盛气凌人了起来,“贱丫头怎么不说话?知道怕了?告诉你,这里可是我们白国,由不得你这个外族人撒野!”

穆然仰起头,视线在愁儿脸上转了转,点头道:“你说的对,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连同这处牢房也是。”

苏月愁听出她话里的讽刺,脸色倏地涨红,她不想一个小小的女娃,竟是这般牙尖嘴利。再一回头,正对上苏月曦责难的目光,顿时懊恼不迭,更加迁怒穆然,见她走到墙角想要坐下,又离自己近,便隔着牢房木门的间隙伸手抓了过去。

穆然将要坐下,忽觉一物逼来,顿时眉目一肃,快速向后闪去,动作竟是敏捷异常。

闪电玄青色的光芒自小窗外映进来,映得牢房泥泞的地上,孩子肃然立着,稚嫩的眉目间煞气微生,视线冷肃,瞳眸赤红如血,似一截淬红了的刀锋。

苏月愁一惊,慌忙退后一步,见鬼一般地盯着穆然。

穆然静静地看着她,然后抬脚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她的举动惹来了一群女孩子的不安,苏月曦微微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冷喝:“站住!莫非你想行凶不成!”喝罢,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一个孩子罢了,她竟真被她的气势镇住了。

“行凶?”穆然在木牢门前停住,慢慢仰起头,圆润的脸蛋儿上一块块泥污,眼底却有着令人畏惧的力量,“看来你的记忆力不太好,刚才想行凶的人分明是她。还有,你们所谓的教养,我记住了。”

苏月曦愣了一愣,一时未反应过来,问:“什么?”

“不问人名姓,只知称呼贱丫头,恃强凌弱颠倒是非,你们所谓的教养,也不过如此。”穆然冷哼一声,回身便在墙角的草堆上盘腿坐了下来,这下,她敢保证她的耳根子会清净一会儿了。

果然,苏月曦不再说话,只是回头冷眼看向苏月愁,一记冷寒眼刀,便让她低头咬唇,不敢再生是非。

穆然盘膝闭目,看来这里与她最初的想象不同,并非哪个她所熟悉的古代王朝。

这三天来,据她自己的观察,她并没发现自己同苏月曦她们有何不同之处,她们口中所谓的妖族只是一个种族概念,还是有别的辨别方法,她不得而知。至于凶兽,没见到之前她也不好猜测。

看来一切还得等从这牢里出去才能得知。

至于何时能出去,穆然并不担心,既然有人将她们关在此处,她不信那人的目的就是将她们冷死饿死在这里,而且方才听苏月愁的意思,她们虽然被关在此处,却似乎正在等待某家贵人的搭救。也就是说,必定会有人来。

外头狂风呼啸嘶吼着,雨正是大的时候。

穆然抬头望向那扇破旧的小窗。

却在这时,漫天的雷雨声里忽的生出一道短促却沉闷的喀嚓声,似乎有人打开了土牢的门,接着便是嘈杂的叫嚷和脚步声。

牢里的人忙又缩得紧了些,神色惊慌。

四周静寂了下来,穆然抬眼望向远处,只见得一盏盏灯烛光亮正渐行渐近……

有人来了。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