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世子妃

盛宠世子妃

12.00MB | 其他软件

4.5分
点击下载

精品推荐

半开的花厅门被大力推开,一群年轻男女急步闯了进来,为首一人仪表堂堂,面容英俊,目光坚定,嘴角含着自信满满的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檀色锦绣长袍随着他的走动轻轻飘动,整个人更显雄姿英发。 他就是秦尚书的嫡子秦致远?....

点击展开

“臭丫头,居然敢咬我,找死。”

粗嘎、凶狠的男声带着浓浓的愤怒震惊耳膜,沐雨棠迷蒙的意识渐渐清醒,只觉脖颈被人紧紧掐着,喘不过气来,眼皮也像灌了铅,沉重的睁不开。

她下意识地抬起胳膊,用力挥了一拳,只听“砰”的一声,有东西重重掉落在地,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她身体一震,猛然睁开了眼睛:

触目所及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镂空的格子窗,雅致的红木桌,细腻的瓷器,名贵的仕女屏风,古韵清雅,就像江南的书香世家。

一名凶狠、丑陋的中年男子,穿着古装倒在黑曜石般明亮的地面上,恨恨的瞪着她,满目猥琐,不怀好意。

“你是谁?”沐雨棠记得,她明明在家里睡午觉,怎么再睁眼就来到这么奇怪的地方?还遇到这么奇怪的人?

疑惑的询问让男子微微怔仲,眼睛转了转,丑陋的老脸上浮现一抹淫邪的笑容:“我么……是你相好的……”

说着,丑陋男子飞身跃起,锋利的匕首划破长空,带着森冷的寒意快速刺向沐雨棠,眨眼间已到了近前。

杀她?不自量力!

沐雨棠勾唇冷笑,足尖一**,行若游龙,动若脱兔,化攻势,夺匕首,反剪双臂,掼倒在地,压制敌人,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

丑陋男子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摔的头昏眼花,眼冒金星,倚障的利器也被夺走,心中恨的要命,拼命挣扎着又踢又抓,高声叫骂:“臭丫头,放了我饶你不死!”

饶她不死?呵:“多谢,可我不需要!”

她沐雨棠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里,轮不到别人做主。

手中锋利匕首猛然一滑,男子脖颈的薄薄肌肤‘噗’的蹦开一个小口,****血珠渗出,男子的叫嚷声戛然而止,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满眼震惊,难以置信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沐大小姐是温顺可人的软弱女子么?她怎么敢伤人?

“吐字这么清楚,看来伤口还不够深!”沐雨棠清冷的声音仿若寒冬冰雪,冷的透心彻骨,手腕再次用力,那小小的伤口瞬间崩裂成线,****血珠如决堤之水,汹涌奔出,一滴一滴滴落在光洁的地面上,猩红一片,让人不寒而栗。

脖颈火辣辣的疼,丑陋男子能清楚感觉到锋利的薄刃嵌进他的肌肤,来来回回的滑动,割开一片片嫩肉和血管,渐渐逼近喉管,他圆瞪的眸中写满了惊恐,嘴唇颤抖着,失声尖叫:“沐大小姐……饶命……饶命啊!”

沐雨棠停了手,无视他那一脸的恐惧与惊慌失措,慢条斯理的询问:“说,是谁派你来的。”

“是……是秦致远秦公子让小人来的。”男子丝毫都不怀疑,若他不说出实情,沐雨棠会残酷的割断他的脖颈,把他身上的血放干净!阳光明媚的天气春暖花开,他却像身处腊月寒冬,全身冷的发抖,颤声道:

“他说他不想与你相亲,就给了小的五十两银子,让小的来与大小姐私……私通,不关小人的事,大小姐饶命!”

秦致远!相亲!私通!几个关键字眼响在耳边,沐雨棠只觉轰的一声,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与她原本的记忆迅速融合,她不愿相信,却不得不承认,她魂穿了。

身体的主人也叫沐雨棠,是沐国公府的嫡出千金,清晨时分她听从父亲沐国公的安排,来尚书府与秦尚书的嫡子秦致远相亲,哪曾想她在花厅等来的不是秦夫人或秦致远,而是这名想要轻薄她的登徒子,她为保清白,在反抗中被这歹人活活掐死!

秦致远为了逃避相亲真是费尽心机,可沐雨棠又有什么错?她也是奉父命前来,自己没有选择,秦致远为了一己之私,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将她推进了无边地狱……整理思绪的沐雨棠没有看到,丑陋男子悄悄挣脱了她的钳制,抓了块瓷器碎片恶狠狠的朝她刺了过来:事情败露,沐雨棠肯定会让他指证秦致远,他一介平民,哪得罪的起尚书嫡子,杀了沐雨棠,掩盖真相,讨好秦致远才是最佳出路……眼角寒光闪现,沐雨棠瞬间回神,冷眼看向近在咫尺的锐利瓷片:她可是二十一世纪金牌特工,他居然趁她沉思偷袭她,不知死活!

手腕一翻,锋利匕首瞬间越过了尖锐瓷片,在男子脖颈上划开一道细细长长的口子,猩红的血线飞溅,翩然泼洒在银色的圆柱上,鲜红刺目。

男子保持着刺杀的姿势僵在原地,片刻后,尸体砰然倒地,眼睛睁的大大的,死灰般的眸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

明媚的阳光透过半开的房门照到沐雨棠手中的银色匕首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刃上的残血渐渐汇于刃尖,凝聚成一滴鲜血,‘嘀嗒’一声滴落于地,腻粘的声响低低沉沉,让人寒毛乍起,心生恐惧。

淡淡血腥味飘散,沐雨棠望向死尸,她初入异世,不准备杀人,可这人不思悔改,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她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杀了人,你怎么不逃跑,还面不改色的站在这里端详?”懒洋洋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响在耳边。

沐雨棠一惊,她一向警觉,什么人居然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潜到了她身边。

猛的转过身来,那花厅的横梁上斜躺着一名年轻男子,宽松的淡紫色长袍穿在他身上,欣长优雅,绣着精致暗花的领口大开着,露出强健的胸膛。

英俊的容颜隐在阴影中,如妖如月,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墨色的眼瞳闪烁着戏谑清晖,墨锦般的长发徐徐披散于身后,慵懒随意中更添几分魅惑与神秘。

白玉手指轻持的酒杯、酒壶,以及他悠然自得的神情无一不显示,他看戏看了不止一时半会儿了。

“你是谁?”沐雨棠淡淡望着他。

男子嘴角勾勒出一抹妖孽的笑,优雅的倒着美酒,漫不经心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大麻烦了,杀人要偿命啊!”

戏谑的声音如春风吹过,优雅动听,内容却不讨喜。

沐雨棠早猜到男子会这么说,微眯了眼眸看向他:“这个人想杀我在先,我杀他只是为了自保,只要你不做伪证指证我,就算进了官府,也不会治我的罪。”

原主沐雨棠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她和他没有恩怨,不过,他这个时间出现在花厅,不排除是秦致远的帮手,若他真要对付她,她随时奉陪。

男子望着沐雨棠,轻轻晃动杯中美酒,幽潭般深不见底的眼眸透着丝丝戏谑:“我不喜欢多管闲事,不过,尸体在这里,你也在这里,那边那些人很快就会亲眼看到你站在尸体旁,有他们做证,你就算不偿命,也少不了一场牢狱之灾。”

有人来了吗?

沐雨棠美眸一凝,凝神细听,清风中传来若有似无的急促脚步声,嘴角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是了,若原主沐雨棠活着,已经被迫与人私通了,安排了这出好戏的幕后主人,当然会迫不及待的要来验收成果。

男子看着她眸中闪烁的不屑,幽潭般的眸子里浮现一抹意味深长:“你现在逃离还来得及。”

醇厚的声音里透着幸灾乐祸,隐隐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多谢提醒,我是无辜的受害者,不会逃,也不必逃。”沐雨棠站在花厅门口,冷眼看着急速涌进小院的男男女女,清冷的声音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设局之人知道她来过花厅,就算她离开了,那人也能将杀人罪名推到她身上,让她臭名远扬,身败名裂。

她身为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怎么能让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胡乱算计。

男子望着她纤细的身影,墨色的瞳仁里染着浅浅的笑意,好快的反应力,电光火石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一般女子遇到这种事情,不是怒气冲天就是恨意满腔,而她那双清冷美眸闪烁的却是冷静与睿智,真是与众不同。

他英俊的脸上浮现一抹戏谑的笑,欣长的身体往阴影里侧了侧,慢条斯理的轻品杯中美酒,继续看戏,接下来肯定更加精彩!

半开的花厅门被大力推开,一群年轻男女急步闯了进来,为首一人仪表堂堂,面容英俊,目光坚定,嘴角含着自信满满的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檀色锦绣长袍随着他的走动轻轻飘动,整个人更显雄姿英发。

他就是秦尚书的嫡子秦致远?

沐雨棠冷冷审视着男子,男子也看到了她,自信的脚步猛然一顿,冷声道:“沐大小姐,这里是尚书府,不是沐国公府,您在这里是客人,不是主人,请不要自作主张的乱进房间。”

清幽的声音十分动听,却句句透着指责,熠熠生辉的眸中满是疑惑:

尚书府此次设宴,是为他和沐雨棠相亲,他不喜欢沐雨棠,便买通一名丑男来花厅与她私通,破坏这次相亲,怎么到现在沐雨棠还好好的站着,丑男去哪里了?

设阴谋诡计毁人清白,还恶人先告状,将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秦致远真是不要脸到极**,还有那双眼眸,是疑惑为何没看到她与人私通吧!

沐雨棠清冷的美眸闪烁****寒芒:“不是秦公子让下人引领我来这里的吗?这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秦公子就不记得了,真是贵人多忘事,要不要我找出那名下人与秦公子对质?”

冰冷、嘲讽的声音如腊月冬雪,冻的秦致远身体一颤,沐雨棠来尚书府是贵客,引领她的是他母亲身边的丫鬟,他不能处理掉,若真将人找来,他所有的谎言都将无所遁形……秦致远敛眸沉思,却能清楚感觉到沐雨棠冷冷看着他,等着看他出丑,众人疑惑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他咬咬牙,不自然的干笑几声:“赴宴的客人多,我太忙,一时忘记了,沐大小姐,对不住!”

向沐雨棠道歉,是他今生的奇耻大辱,他一定会讨回来,不过,沐雨棠不是不擅言词么,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伶牙俐齿了?那丑男莫不是被沐雨棠说动,没办事就离开了尚书府?

疑惑的目光透过沐雨棠,望到了倒在石柱旁眼睛圆瞪,半身是血的丑陋男子,那不是丑男吗?怎么死了?

秦致远短暂的错愕后,很快恢复了正常,他正愁找不到理由狠狠教训沐雨棠,丑男的尸体真是帮了他大忙!

秦致远嘴角噙着森冷的笑,猛然抬头看向沐雨棠,义愤填膺的厉声怒斥:“沐雨棠,你居然敢在尚书府杀人,真是无法无天,来人,把这个杀人犯抓起来。”


点击收起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相关下载